7*24小时热线:400-6788-655
行业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两会“好声音”从煤炭清洁利用开始

2018-03-22 11:24:43      浏览量:

        今年两会期间,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全国政协委员凌文:煤炭革命绝不等于“革煤炭的命”

        近年来,“去煤化”盛行,能源革命必然导致“煤炭革命”,但“煤炭革命”绝不等于“革煤炭的命”,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才是我们现实和明智的选择。我国现实资源禀赋是贫油少气、相对富煤。

        我们在大力发展天然气、水电、核电、风电、光伏的同时,要清醒地认识到可再生能源在总量上还很难超越煤炭。技术创新为煤炭成为清洁能源提供了保障,我国煤炭工业整体上已改变了过去落后的形象,安全生产、采煤工艺、装备效率均达到了发达国家水平。未来应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全面推进煤炭的安全高效绿色智能化开采和清洁高效低碳集约化利用。

        全国人大代表杨松:发展煤炭清洁利用 解决能源经济性与安全性

        面对当今错综复杂的世界格局和复苏乏力的经济态势,要想解决我国一次能源的经济性与安全性问题,同时保证环保要求,只有大力发展煤炭清洁利用工作。通过煤炭的分级转化、清洁利用,才能构建起一个“经济、节约、清洁、安全”的绿色动力体系,保证国家经济健康稳定发展。

        近20年来,我国煤炭清洁燃烧、煤制油、煤制气等领域均不同程度地取得重大突破,尤其是以清洁煤炭为燃料的工业锅炉的燃烧效率达到99%,锅炉热效率突破92%,锅炉烟气的氮氧化物原始排放浓度值已经低于100毫克/立方米。上述成果已经证明煤炭是可以清洁利用的,其各项指标已经相当于天然气燃烧指标,为构建以煤炭为主要一次能源,建设“经济、节约、清洁、安全”的绿色动力体系奠定了基础。

        全国人大代表刘怀平:加快开发清洁技术 解燃“煤”之急

        从能源储量和发电量来看,天然气、核电、水电、风电、太阳能等发电量总和与我国目前约40亿吨的能源消费量存在较大差距,其他能源尚不具备完全替代煤炭的能力。煤炭是人类最早使用的化石能源,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富煤、缺油、少气的发展中国家来说,煤炭过去是、现在是、未来较长时间内仍然是我国的主要能源,必须要做好煤炭的清洁利用。

        建议有关部门加大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基础技术、前沿技术和共性技术的研发支持力度,鼓励企业、科研院所加大清洁煤技术装备研发投入,重点加强对煤质适应性的研究,实现多种煤质煤炭的清洁燃烧。

        陕西省政协委员陈高志:推广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新技术

        根据我国资源结构的现状,全面实施煤改气存在很大困难,其他清洁能源也不能完全满足当前的社会需求。推广煤炭高效清洁利用的新技术既符合国家要求,也符合陕西实际。伴随着全国实施“煤改气”“煤改电”工程推进,取暖季“气荒”局面加剧,部分居民正常过冬取暖受到影响。由此可见,“去煤化”不能操之过急,要“宜气则气、宜电则电、宜煤则煤、因地制宜”。  

        如何使居民过冬取暖和大气污染治理兼得,陈高志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表示,应当大力推广煤炭高效清洁利用新技术,让煤炭利用向清洁高效转变,发展高效超细煤粉和洁净型煤,创新煤炭产业发展,实现节能降煤、治污降霾。

        全国人大代表黄迪南:以新技术激发煤电转型升级

        在推进可再生能源建设的同时,对现有煤电要加大技术改造力度,同样可以节能减排,而不能简单地一关了之。目前,煤电在发电量中的占比下降到64.5%,降速非常快。如果用先进技术对煤电设备进行改造,保守估计每年可节省至少3000多万吨煤,二氧化碳排放可以减少1亿吨,减排指标几乎与天然气相当。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出台鼓励和支持政策,提升企业进行煤电改造的积极性。

        推荐阅读:

        关于煤炭清洁利用 听听这些院士怎么说

        近年来,众多院士在公开讲话以及专访中指出,要把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作为能源转型发展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

        中国工程院院士 倪维斗

        中国的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巨大的进步,煤起了巨大的作用。而今,由于环境的影响,尤其是PM2.5雾霾的污染,人们把罪魁祸首指向煤的利用,当年的功臣被妖魔化。把屁股板全打在煤身上,实际上这是很冤枉的,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仍然是我国的主力能源,关键是怎么用好,中国的资源禀赋决定了不可能完全去除煤的使用。以煤为主是符合我国资源禀赋不可变化的事实,其他替代能源只能是辅助能源,而不能成为主力。面临传统发展方式难以为继、新的发展方式尚未形成的现实情况,可以在煤的利用上做文章,走煤的清洁、高效、低碳利用之路。

        中国工程院院士 谢克昌

        我国正在压缩煤炭比例,然而富煤缺油少气的能源资源禀赋,注定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国还是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完全‘去煤化’行不通, 煤炭只要能清洁高效利用,就是清洁能源。煤炭要革命,要实现煤炭在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 杜祥琬

        煤炭是功臣,将来也要做很大贡献,同时必须认识到‘减煤’是进步。一是要提高煤炭科学生产能力,增加效率和洁净度;二是加大散烧煤规划治理,用气、电、地热等来代替;三是保持工业燃煤尽量不再增长,提高电煤的高效利用;四是适度做一些高端煤化工。

        中国工程院院士 黄其励

        煤炭是一个功劳者,但同时煤炭也有新问题,必须改变自身的角色:一是让以煤电为主的国际能源体系尽量高效化;二是煤炭要清洁化利用,清洁煤将成为今后的一个重点,关键是如何用一种巧妙的、创新的、跨界的方法进行融合,从而能够实现能源替代;三是重视煤炭的本质,煤炭既是能源又是资源,但现在人们往往将它看做能源,如果把煤炭的两个属性处理好,首先发挥它的资源优势,然后才发挥它的能源效用,综合利用其本质特点,将会取得更好的效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 秦裕琨

        一方面,从中国的能源结构看,天然气是稀缺资源,应优先用于百姓生活,而发电等工业领域还主要靠煤;另一方面,中国面临严峻的环境压力。因此,解决当前能源与环境问题的惟一途径就是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 岑可法

        实现了清洁高效利用的煤炭就是清洁能源。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国能源结构还是以煤为主,不顾国情的“去煤化”不可取,应高度关注煤炭和煤电的清洁高效“革命”。

        中国工程院院士 谢和平

        环境保护与经济效应是清洁能源的两个重要指标。是否是清洁能源,关键是看排放。因此,在合理利用的情况下,煤炭也可以是清洁能源。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应建立多元供应体系,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形成煤、油、气、核、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多轮驱动的能源供应体系。

        中国工程院院士 钱鸣高

        要革煤炭的命并不容易,因为中国已形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度依赖煤炭的、规模宏大的能源生产和消费体系。中国也已形成高度依赖高碳能源的利用体系。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可能一蹴而就,现有的能源生产和利用设施在未来一二十年内还将继续发挥作用。目前的事实是,如果煤炭不革命,社会就要革煤炭的命。首先,煤炭行业要提出思路,在行业得到共识,在科技方面形成与国家需求量的煤炭科学开采和利用相匹配的科技顶层设计,并在有条件的企业和高等院校成立高水平的研究机构。

        中国工程院院士 彭苏萍

        当前风能、太阳能加速发展,但主要位于西北部且属于间歇式能源,仍要以煤电作为主要调峰主体。因此迫切需要提高煤电发电效率,实现二氧化碳近零排放。